美国KDG(凯帝捷)-景观设计,建筑设计,城市规划
做个建筑师也不错! It Is Not Too Bad To Be An Architect
AddTime:2014.04.21  View:

 
邱康 KANG QIU, AIA

教育背景:

美国加州洛杉矶市

工商管理硕士:美国UCLA安达信工商管理研究生院

建筑硕士:美国南加州大学建筑学院

中国天津市

建筑硕士:中国天津大学建筑学院

建筑学士:中国天津大学建筑学院

专业资格:

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执业建筑师资格;

美国亚利桑那州执业建筑师资格;

美国注册建筑师协会会员;

20年建筑、景观设计从业经验。

工作业绩:

美国洛杉矶/中国上海

董事/总建筑师,Kalarch Design Group,INC.

  

不知道是咋了,这篇文章写起来怎么这么费劲!像是设计竞赛!
我是1985年大学毕业的。时至今日差不多三十年了!
虽不能说百感交集,起码也吓了自己一跳!
从当年的屌丝混成如今的暖爷的确也没少辛苦!
编辑部的美女编辑打电话来约稿,虽然公司里乱七八糟的事情没完没了,
但天津大学的故事在心里还时常回放。理不清,想还乱!
三番五次延期以后,美女送来最后通牒,同时给我一个写作提纲。
终于在最后一刻写下草稿,估计这就算最终版了!

 

1. 您在天大印象最深的老师是谁?
前两期同学和老师的文章我都认真拜读过了!好像该说的都说了,我的感觉也差不多,再重复一遍怕烦着您,说少了又担心童鞋们有意见!
那就挑好玩的聊两句:

说起童鹤龄先生,系里大大地有名!
他的哥哥在文革时期就是智取威虎山里的大明星杨子荣!你懂得!
在系里人家都说童先生水平高,脾气大,连系主任胡德君都要当面叫板!
每当来到教室,颇有猛虎下山之势!
骄傲地说,想当年童先生给俺评过图呢!
当时画西洋建筑水墨渲染。俺认为别人渲得虽然匀,但是没有立体感!便骄傲且小心地将童先生请到绘图桌边。老先生摘下眼镜、弯了腰、把我的图纸仔细扫描了一遍。然后慢慢抬起头来带上眼镜瞪了俺一眼,叫到:“这不是渲染图!这是水彩画!...

 

荆其敏教授是我的研究生指导教授。
当年为了建筑系馆的方案举办了设计竞赛,荆先生的设计方案可能很少有人关注,但是我个人感觉影响特别深刻。并且为自己独到见解窃喜!虽然说不明白为啥,但立志考荆先生的研究生!当时还不知道荆教授长啥样,他刚刚从美国考察回来。后来从兰剑那知道,教授不招研究生,他只是一个传说...

上大学时,所谓现代建筑就是幻灯建筑!所有大师作品,不管是贝聿铭的还是格雷夫斯的,都是讲座中的幻影!到了美国,这些幻影才纷纷从荧幕中走下来。联想起荆教授的系馆方案,的确可以PK迈耶和埃里克森!!!当时莫名的心里震撼也算有了解答。
如今,那种窃喜已经升华为骄傲了!呵呵!

 

2. 有哪些在天大的学习生活的经历是您最晚难忘的?
“大裤衩”是俺们81级的作品,没听说过吧?故事是这样的:
2~3
年级时,有学霸用小钢笔绘制黑白相间的大块云朵精彩绝伦、轰动全班!集体抄颂,美不胜收!然而,是高树林教授在评图会上的讲话,将那些黑白云朵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度:
“你们天上画的黑一块白一块的似嘛?我看不像云彩!我越看越像一堆飘在天上的黑白大裤衩子!
台下的小样们集体凌乱中
未曾想,30年后库哈斯把我们的大裤衩插在了北京城!应该找他老人家收点版权费?哈!

 

3、您认为天大的建筑学教育最独到的地方是什么?
大家都说天大的学生基础好,其实不知道这是批评还是表扬,读了好几年大学就混个基础好?
想必有天大的同学并不认可!

除了大家耳濡目染的天大学霸们,你知道吗,世界上还有比较另类的:
其实大学毕业可以混个市长,(建筑师市长王东)
或者当个国家总理什么的!(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)
若是女生做个王后挺不错的,哈!(约旦王后)
另外还有,

在摩根士丹利做基金经理的、

在万科做老总的、

翻译亚历山大克里斯托弗写的永恒建筑的、

在慕尔本教建筑理论的、

在清华MIT研究GIS的、

做大数据的、

在纽约开事务所的

 

4、天大的学习经历对您后来的事业有怎样的影响?
上学时本人肯定不是学霸。到今天30年了,还是坚持搞设计老本行。应该是对得起建筑系的父老乡亲了!天大的同学来我这里做事,肯定免试录用。来我这里不是打工。而是给我当甲方!
因为传统意义上的甲方的关注点是经济利益,这无可挑剔。但是隔行如隔山,如果能和同行一起聊建筑还是比较惬意的。希望同学们在我这里成长。

 

5、您在国外的学习生活经历跟国内相比有什么不同?
国外的建筑学讲的是为什么
天大的建筑学讲的是感觉。似乎更难、更玄!

国外选课比较自由。我本人学了MBA
国外的建筑市场远不如国内的。从老师到学生,从建筑师到施工单位,都比较踏实务实。

学校里面老师和学生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。但有建筑师事务所的教授时间会很紧张,Zaha一类肯定翘课的。其实这种教授更受学生的欢迎,因为他们可以讲很多关于建筑设计实践的现实问题。
国外建筑师拿到项目的设计周期是国内的三到五倍。可想而知,设计深度要大大高于国内的。反过来讲,国内的高速设计进程也受国外建筑师的青睐。

另外国内外施工情况的PK也是速度和精度的PK

 

6、国外的建筑业有哪些值得国内的建筑学教育、建筑设计行业借鉴、学习的地方?
我已经回国十年了,在过去的几年中,国际国内的交流很多,同学们可能比我了解更多。
这里我只说说几位国外设计师趣闻。

温文尔雅的亚瑟 埃里克森:
亚瑟的办公室永远乱七八糟,然而上班时候却是西装笔挺。曾经在讲到萨达姆携机关枪手来听汇报的时候,他慢条斯理的像一个慈祥老太太。周末,偶尔也穿着运动服来公司一边挥着剪子给模型“剃头”,一边和我们打趣。
当然也有显出他西装下钢结构的时候。给市长汇报以后,领导们激动地对模型进行了一次“再设计”或者说是“群殴”。待领导们散开,市长大人兴致勃勃地请亚瑟讲评政治家们的设计“作品”。他没有离开座位,只轻轻地说:“请你先把我的模型恢复原状…”

咄咄逼人的库哈斯:
在北京的一个晚上,有一位身材极高的瘦老头和我擦肩而过。大高个似跑似走,上气不接下气,手里拿着BURBERRY 手帕不停地擦拭他那金光闪闪的大脑袋……这不就是远在天边的大哲学家库哈斯吗!
后来为了CCTV项目库哈斯有回我电话。
其中的一句话让我惊诧异常!
“… I will do anything to get this project! …”
没有世界大师的矜持(范);更像好莱坞的大英雄。实际上当时给我的感受更是一头全须皆羽的野兽!比如今的大裤衩震撼多了!!!

任性的矶崎新:
刚刚见到矶崎新的时候,老人家身上穿着一件有三条袖子的黑衬衫,显得比我年轻多了!估计那黑衬衫是老朋友三宅一生的作品。

设计过程和汇报中他老人家对我都和蔼可亲。设计后期已经有几个较成熟的方案了,老先生仍然在第N方案。我不小心说了一句:前几个方案已经很精彩……,而且甲方明确指出N方案风水……矶崎新继续用干涩的马克笔画来画去,直到我离开东京时,那个方案还是一堆乱糟糟的线团。
接近交图的时候,矶崎新的办公室寄来了一个模型,先生有言在先,这是他老人家的唯一推荐方案,否则退出!
至今这个模型仍然摆在我的办公桌上。它和其他矶崎新作品一样神奇,非常矶崎新,非常任性。

众星捧月隈研吾
隈研吾先生的公司人很多,地方又特别小。这里有两个特点,一是不管日本人欧洲人都是年轻人,二是基本看不到老隈。只有请客吃饭和讲方案的时候可以看到先生。据说,老隈手下有众多东大及世界各地来的天才。

和老隈汇报要等到早晨1点后排队。


大厨原广司
原广司先生在日本建筑界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,手下大师曾出不穷。他东京的家也是办公室。家里永远是出出进进的学生们,Sansei Sansei短, 好不热闹。
每天Sansei背着从中国带回的竹篓亲自去菜市买菜给学生们做饭。(每学期有一个学生荣誉地给Sansei帮厨)开饭的时候,Sansei、师母和十几个学生们一起围着大绘图桌开饭。估计再过几年,这里的饭菜肯定又养育出新一代隈言吾、山本理显等代表日本和世界新建筑的风景线人物。

 

7、您从多元化、国际化的教育和工作经历中收获了什么?
总得来讲我觉得学习建筑还是蛮幸运的。
这件事要从几个方面讲:
建筑设计使我从日常的生活和工作中体验到它的韵味,这是设计之美,也是生活;
在细节里面抓鬼神,这是设计之美,也是工作;
另外建筑设计又是一个很重视与社会交流的行业,他要求建筑师具有社会活动能力,这是设计之美,也是社会责任感。

所以呢,作为建筑学人的你有如下选择:
学霸童鞋:建筑的美学家;品味人生。
大多数童鞋:服务性行业(或者说是第三产业)的服务员;为人民服务。
懒得交作业的童鞋:社会活动家、领导干部、或是开发商;

其实建筑设计也没嘛!
比起金融投资、房地产开发、艺术创作,
建筑设计公平的说很容易很容易。
只是我们啥都装一点而已!

 

如果你能enjoy这种 life style


 

 

友情链接: 友情链接     友情链接     友情链接     友情链接    
copyright (C) 2011美国KDG凯帝捷建筑设计 all rights reserved.   沪ICP备13037669号-1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90号